停工半年,影院挺过至暗时刻

  本报记者 袁云儿

  今年1月24日至7月23日,是北京影院从业者的至暗时刻。因为疫情,放映机的光熄灭了,曾经红火热闹的电影院被迫关门。这半年时间里,影院从业者没有灰心,而是采取各种行动展开自救与互助,在想方设法度过行业危机的同时,也积极为社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截至7月28日,根据灯塔专业版统计,全国影院复工率已达53.7%,北京已有99家影院复工。影院从业者执着坚守,终于迎来了大银幕重新亮起的时刻。

  日常 消毒太勤差点把地毯弄花

  “从停业那天开始就做好恢复营业的准备。”半年来,首都电影院总经理邓永红一直跟员工反复强调这句话。为了能在复工后第一时间恢复营业,许多影院选择停工不停业,做好日常维护工作。

  “影院里该做的事情我们每天都做着,基本每天都会消杀,随便一摸都是一尘不染的。”首都电影院副总经理于超笑言,因为保洁太勤,影城地毯都差点被消毒水弄花。

  作为影院里最核心的设备,放映设备不能长时间停机,每隔一两天都必须通电,否则突然开机极易造成故障。设备的测试、维护和保养,成为停业期间影院的必修课。该影院放映经理乔廷升每周都带着放映员至少两次对放映设备进行通电调试,看看画面和声音是否正常,防止夏季生潮。坐在机器背后的放映员,其实是影院里陪伴观众最久的影院从业者;每天第一场电影放映开始前的一个小时,他们就来到现场,开机、热机;放映过程中他们会实时监看、监听影厅内情况,处理各种突发放映事故;待到一天放映全部结束,他们还要冷却设备,做好第二天影片的传输,下班时往往已经凌晨。

  停业的这半年来,每当乔廷升坐在监控前,看到7个影厅里没有一位观众,心里都觉得不是滋味儿。现在终于复工了,看到观众一个个进场、落座,他比谁都开心。

  创新 线上卖货、展映忙不停

  影院虽然关门了,从业者的工作却不能停下来,他们想方设法开辟多种渠道拓展影院业务,苦练内功提高专业能力。保利影城天安门店店长李旭坦言,停业期间,除了日常值班和巡检,他忙的事情还真不少。

  “我们店有两个影迷群,总人数将近一千,停业期间我们也要做好影迷的维护,比如每周会在群里做一些互动,比如电影竞猜游戏、有奖问答等,还会给一些热门影片做做宣传。”期间,影院还组织了两次线上云观影活动,放映了影片《超脱》和《贫民窟的百万富翁》。“云观影会全程模拟影院体验,大家进入微信群里的线上观影厅,在同一时间段打开同一部电影,还能云选座、边看边聊。”

  保利集团旗下有自己的演出公司,影院正好趁此机会做好前期策划,形成品牌内部的联动机制。“疫情期间,演出公司实地来我们店看了下场地,未来我们可能会把不同规格的一两个厅开辟出来,工作日可以做演讲、脱口秀、儿童剧等小型演出。”

  除此之外,李旭和同事还利用这段时间在线上参加公司组织的各类培训和学习,“看了很多现在比较火的‘网红’影院的经营模式,还有如何利用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做营销,还学了一些职场知识和技巧。”利用直播处理影院积压的卖品,就是李旭学以致用的结果。停工期间,他们联合影院所在商业区“北京坊”做了两场直播卖货,最高峰时有三千多人在线观看,最后的销售成绩令他们颇为满意。

  “我们也一直在网上卖货,比如用影院的微信公众号,还有员工在朋友圈里当‘微商’,帮影院卖。”于超回忆,他们影院此前为春节档储备了成本约几十万的卖品,最后硬是在大家的通力合作下清了七八成的货,把损失降到了最低。

  互助 给同行讲课、志愿参加抗疫

  除了做好本职工作,影院从业者还积极展开互助,参与各种公益活动。

  目前手头经营三家影院的刘建新入行已经二十多年,凭着对电影事业的热爱和肯下功夫钻研的勤奋,他曾让多家濒临倒闭的影院起死回生。刘建新不光爱搞影院管理,也爱观察和研究行业,一有时间他就会整理和分析各种行业信息、撰写文章,多年下来已积累不少干货。疫情期间,为了给同行树立信心、帮助他们度过这次危机,他在好几个直播平台上开讲座,给全国影院从业者研判行业形势、讲解影院运营知识。七八次直播下来,听过他讲课的从业者累计超过四千人。

  “我整天在思考和研究影院,有了一点心得后就会抑制不住,就想把自己的观点和别人分享!”尽管刘建新乐在其中,但每一次直播讲座他都要至少提前一星期准备,从早到晚做PPT,有两次甚至弄到凌晨五六点,累得眼睛疼。这些工作都是他自己心甘情愿做的,没有从中获取丝毫报酬。“疫情最严重的那段时间,有些个体影院投资人很迷茫,不知道还要不要坚持,我就告诉他们,我还是看好电影行业。每一个影城都具备效益提高的空间,就看你怎么做。”

  今年三月,凭着对行业的信心,刘建新还在天津以一个较优惠的价格开发了一家新影院,他说打算将其打造成全是皮沙发配置的高端影城。

  首都电影院工程管理部经理武威,则在停工期间主动报名,冲在疫情防控最前线,成为一名转运湖北返京人员的志愿者,顺利保障3143名返京群众安全回家。

  “北京西站每天有很多湖北返京人员,我的工作是负责从集散点到社区或集中隔离点的跟车,核实返京人员的姓名、住址,弄清楚他们到哪个社区或者集中隔离点,然后规划好行车路线,并且跟相应社区联系好,让他们在指定的时间来接人。”武威说,疫情期间,自己工作的影院关门了,他很想为社会做点什么,但只能干着急,正好有这个机会,所以才主动报名。志愿服务的71天里,他都住在集中住宿点,没能回家看过一次家人。每天下午一两点开始工作,晚班列车将近零点才到站,等送完最后一拨人,往往已经凌晨两三点。刚开始做志愿者时天气还比较冷,穿着厚厚的防护服也没觉得什么,入春后气温升高,脱下防护服的时候都能往外倒出水。

  武威的奉献精神也鼓舞了他的同事们。截至7月30日,首都电影院先后组织24批、49人、72人次的党员、群众参加支援社区疫情防控工作,体现了电影人的担当。

【编辑:于晓】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silverstile.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